前天下午4點半,在武漢長江大橋武昌橋頭堡下,一名維族男青年游泳時溺水,水上救援隊隊員趙漢清從岸上跳入江水,1分鐘內趕到青年身邊,奮勇相救。維族青年獲救上岸後,用普通話向趙漢清連說三聲“謝謝”。
  離岸百米處有人遇險
  前天下午4點半,武昌中華路西城壕社區義務水上救援隊的趙漢清剛剛換好泳褲,準備從武昌橋頭堡下江暢游時,突然看到一名男青年在距離自己不到百米的江中,不停撲騰雙臂。
  “他整個人在江水中一上一下,還在喊‘救命’。”趙漢清馬上拖著兩個“跟屁蟲”游泳漂流袋下水,迅速朝青年游去。
  “我看到他浮起來的時候,口裡不斷地吐水,又被水流擊得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沉,情況蠻危險!”趙漢清在1分鐘內游到青年身邊,趕緊將一個“跟屁蟲”塞給遇險青年,推著他避開湍急的迴流區,繞游三四百米後,終於上了岸。
  他用生硬的普通話道謝
  上岸後,青年有些喘不過氣來,用微弱的聲音連向趙漢清說了三遍“謝謝”。
  “他的普通話不太好,‘謝謝’聽起來有些生硬。而且他的鼻子高挺,眼眶深邃。”趙漢清見青年神情仍然有些恍惚,關切地問:“你緩過來了嗎?”青年點了點頭。
  趙漢清又問道:“你不是漢族人吧?”青年搖頭。
  趙漢清接著問:“你是不是維吾爾族人?”青年又點了點頭。
  趙漢清接著問他:“你叫什麼名字?”男青年說了一聲,趙漢清沒聽明白,便繼續問。連問了三遍,青年也連答了三遍,可趙漢清還是沒明白也沒記住。
  趙漢清找救援隊的隊友拿來紙筆,讓青年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趙漢清告訴記者:“我們語言交流不太順暢,也不知道他到底寫的啥。”和被救男子同行的還有4名同伴,其他4人都沒有下水玩。過了一會,被救青年緩過神後,便起身離開了,沒有向趙漢清等人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
  由於救援順利,當時也沒有人報警。
  紙條上應該是維吾爾語
  昨天下午4點半,記者來到武昌橋頭堡,找到了趙漢清以及其他目擊者。他們將獲救青年留下的字條展示給記者看。“這上面的字我們都不認識,你們能不能幫我們認認寫的是什麼?”救援隊的吳先生說。
  昨晚,記者將紙條的照片傳給了新疆建設兵團第五師博樂墾區公安局民警賽里哈孜。他表示,這是維吾爾語,是一個人名,翻譯過來叫“卡斯葉提” 。
  武漢漢鐵高中新疆班內派老師買買提在看了照片後表示,維吾爾語、哈薩克語和柯爾克孜語在字體、字型上有相近之處,因為紙條上的字跡比較潦草,只能初步判斷是維吾爾語的可能性最大,是一個人名,翻譯過來叫“哈斯婭提”。
  “我在江里救起了近百人”
  趙漢清今年49歲,水性很好,曾參加過渡江活動。昨天下午,記者在事發現場與趙漢清進行了對話。
  記者:救人時,你猶豫過嗎?
  趙漢清:我第一反應就是下水救人,無論是誰,只要我碰上了,我都會去救。從2003年開始,我在江里救起了近百人。
  記者:想跟獲救青年提醒點什麼?
  趙漢清:武昌橋頭堡下臺階左手邊,有一片呈三角形的迴流區,入處寬,出處窄。而且這個迴流區旁是水泥牆,沒有抓手,也沒有淺水區,所以格外危險。下水之後如果貼岸順著迴流漂行,20多米後迴流就會中斷,主水流就會朝游泳者洶涌而來,即使是熟識水性的人也可能被水流沖得無法回岸。不熟悉水性的人,不要在這裡下水游泳;水性再好的人,到江里游泳,也要攜帶好“跟屁蟲”這樣的救生設備。
  (報料:吳先生 獎金100元)
  見習記者黃金 通訊員羅熾剛 唐超  (原標題:維族青年獲救後連說三聲“謝謝”)
創作者介紹

陳奕迅Solidays

fulvqfkznvxf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